原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主席特纳:生产力已经比我们想象的提升得更快了

时间:2021-03-14 20:03   点击: 次   字体:【

  经历了十余年的生产力“大停滞”之后,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已经见顶的悲观情绪占了上风——直到新冠袭来。如今,技术乐观主义似乎因为疫情而重回视野。

  从全球范围看,战后几十年里生产率增长飙升,到了上世纪70年代急剧放缓。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到21世纪的头几年,以美国为首的富裕国家生产率出现了一波提速。新兴市场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十年里得益于高水平的投资和贸易的扩张,,也经历了生产率的快速增长。然而,自金融危机以来,生产率增长持续放缓,且范围广泛。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全球约70%的经济体受到影响。

  回首一个世纪以前,在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后,世界进入到 “咆哮的20年代”(The roaring 20s),多个领域进入到黄金发展期,悲观情绪皆成过往。

  原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主席阿代尔·特纳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我们正在见证一场生产力的革命。生产率正在提升,而这种提升并没有体现在GDP的测算上。因为现在GDP的测算已经无法捕获生产率——我们现在消费的很多“商品”是免费,他们并不体现在GDP中。

  阿代尔·特纳勋爵(Adair Lord Turner)曾在次贷危机时临危受命担任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inancial Services Authority)主席。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宣布破产。同年9月20日,阿代尔·特纳就任英国最高监管机构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主席一职,负责英国的“救市”工作。2009年以后,特纳在全球金融改革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参与建设了巴塞尔III资本监管标准,设计了针对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的特殊监管框架,在约束影子银行的风险方面也取得了进步。2013年3月,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废除。同年,特纳加入知名投资家索罗斯的新经济思维研究所(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 ,INET),担任理事会主席。

  而自次贷危机以来,债务再次成为萦绕全球的议题,与上次危机不同的是,这一次的主角是政府债务。

  2015年,特纳出版著作《债务与魔鬼》(Between Debt and the Devil: Money, Credit and Fixing global Finance),在书中他将私人债务与货币化比作德国作家歌德笔下浮士德与魔鬼的关系。与当初反对过度的私人债务不同的是,特纳同意现代货币理论是可能的,甚至在有些时候是可取的,在技术层面上是很清晰的,最重要的问题在于如何去限制它,要解决财政刺激过度会导致的政治问题。

  但与此同时,特纳也强调,只要高债务水平还存在,总会有面临“危险”状况的时候:只要市场愿意以低利率持续买进,当前的高水平债务就会持续下去,而继续货币化可能会导致更高的通胀,彼时将会面临一种两难处境:为了保持通胀水平而不得不清偿部分债务。举例来说,当英国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上升到200%时,没人能确保那种状态会没有危险,最终总会需要面临抉择。

  在新经济的革命与政府高债务一同高歌猛进之时,特纳表示,将之比作英国作家阿道斯·赫胥黎笔下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并不为过——这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

  日本是现代货币理论的最早实践者

  澎湃新闻:面对负债累累的经济困局,长期处于宏观经济学边缘地位的现代货币理论是否(MMT)开始占据主导地位?这是否又意味着,主权货币制度之下的主权政府不存在预算约束问题?

  特纳: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政府与央行总是可以通力合作创造需求、刺激经济,在某些状况下他们应该如此。

原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主席特纳:生产力已经比我们想象的提升得更快了

本文标签: 已经 英国 管理局 主席 生产力 想象 我们 金融服务 特纳   来源:网络

热点内容

栏目排行